我是白令,以海為名。
喜歡奶茶和電影、書本和相機,擁有徹夜未眠也不長黑眼圈的超能力。所有內容皆以繁體字為主,交流則是繁簡都不限,看得懂就好啦。
Instagram:bering.oen

关于

【秘密】03

食用前的注意事項:

-此文無任何CP。
-內文靈感來自第五人格遊戲內的慈善家推演《秘密》。
-OOC肯定有。
-私設與人物捏造成分極高。
-ch0內文取自慈善家推演《秘密》。
-推演任務資料取自https://goo.gl/fn7yLe
-內、內個,我……我想要有人留言跟我聊天(掩面)

03

  白沙街第一孤兒院。

  自那天起我便在這裡和大家一起生活。除了我以外的其他孤兒都有或輕或重的殘疾,大多是少了身體的某些部分,像那個杵著拐杖的男孩就少了一條腿。

  按照克利切的說法,這些殘疾的孩子們都是我的兄弟姊妹。沒有血緣關係的人怎麼能稱作是兄弟姊妹呢?當時的我是這麼想的,但不久之後我便明白,就某種程度來說,...

【秘密】02

食用前的注意事項:

-此文無任何CP。
-內文靈感來自第五人格遊戲內的慈善家推演《秘密》。
-OOC肯定有。
-私設與人物捏造成分極高。
-ch0內文取自慈善家推演《秘密》。
-推演任務資料取自https://goo.gl/fn7yLe
-內、內個,我……我想要有人留言跟我聊天(掩面)

02

  克利切給了我一本日記,他說孤兒院裡的孩子們都有。直到這時我才真正認清了自己的處境。我是個孤兒,無家可歸、無處可依。

【秘密】01

食用前的注意事項:

-此文無任何CP。
-內文靈感來自第五人格遊戲內的慈善家推演《秘密》。
-OOC肯定有。
-私設與人物捏造成分極高。
-ch00內文取自慈善家推演《秘密》。
-推演任務資料取自https://goo.gl/fn7yLe
-內、內個,我……我想要有人留言跟我聊天(掩面)

00

日記:好心的太太給了我一塊白麵包,又熱又軟乎,可我卻眼看著克利切從她背後拿走了她的錢袋子,我真壞。

01

  我叫亞當,十一歲那年,我的父母死於傷寒,同年年底是我第一次見到克利切。

  他的眼神看上去沒有鄰居姐姐的那種溫和,也沒有附近鐵匠叔叔的那種堅定,可鄰居姐姐和鐵匠叔叔都要我跟著克利切走。克利切並不...

【笑忘歌】06

  有時候阿青會從惡夢中醒來,夢裡的任何細節他都記不得,只記得烈日之下紅艷艷的一片,尖叫四起、血肉橫飛。

  有時候阿青從惡夢中醒來,現實世界裡的任何事物對他來說都像是虛擬的,收留他的那對笑臉迎人的老夫妻是,和善對待他的鄰居也是。

  他就像是過去那個阿青的贗品。阿青的舊衣、阿青的父母、阿青的名字,全是從過去那個阿青那兒偷來的,但他樂此不疲,他很享受代替阿青擁有這一切的感覺。

  即便有的時候,不曉得是不是某種名為罪惡感的東西作祟,爸爸--他稱呼阿青的雙親為自己的父母--打回來的大魚,不論以什麼料理方式上桌,他總覺得側面那隻眼正盯著自己。

  看什麼?我是阿青,我就是阿青。他在心裡對著那隻眼挑釁著。

【守護者】02

  我將她打橫抱起,放進汽車後座,就這麼帶回來了。現在她仍熟睡,呼吸均勻平緩。

  ‎不知道在什麼時候聽什麼人說過,人們熟睡時的樣子看起來總比實際上年輕。

  ‎她安詳的睡臉,看起來就像個孩子。

  ‎不論何時,她總是如天使般純淨,比火更艷的紅髮襯著瓷白的肌膚。

  ‎我摸了摸她的後腦,那裡有個巴掌大的腫塊,是剛剛昏倒時撞的。真後悔沒有好好接住她。

  ‎「唔……」她醒了。

  ‎「還好嗎?有沒有哪裡不舒服?」我柔聲問。

  她一臉茫然地看著我,沒有回應,似乎無法理解我的問題。

  ‎該不會是腦子摔壞了吧?

  ‎「是你!」她突然睜大眼睛,「是你在飲料裡面加東西!」

  她...

【守護者】01

  我已經跟在那女人身後好一陣子。

  她的作息、嗜好等等,對我來說不是什麼大問題,我可是個稱職的跟蹤狂。

  其實我不喜歡當跟蹤狂的,這種感覺很糟糕,也令人疲憊,但是為了更棒的事情,我必須要忍耐。

  那女人一頭紅髮,在橘黃的路燈底下更惹眼了。纖瘦的四肢、勻稱的體態,連站在幾步之外的我似乎都能聞到她身上散發出的香水味。

  這樣會招來其他東西的。我不高興地皺起眉頭。

  如果招來其他東西,我這些日子以來的努力就都白費了。我一邊盯著女人婀娜的背影,一邊小心翼翼地看著周遭,發現另一個街角也有個傢伙盯著那女人看。

  這女人是我的,垃圾。

  我還不確定那傢伙想做什麼,也不確定他什麼...

【笑忘歌】05

  站在整個海岸線的至高點,他看著眼前綿延無盡的汪洋。

  他的運氣好得不可思議。不是什麼天才,也沒有什麼縝密的計畫,卻能在事發以後躲過警方這麼長的一段時間,除了運氣以外,他想不到其他的解釋。

  這些日子以來他忙著變裝,變著法子和警方斡旋,加上極強的運氣,至今仍沒有人能掌握他的真實身分。

  有點無聊。

  如果有人快點發現我是兇手就好了。

  他看著眼前不斷流動,卻又毫無變化的海洋,突然覺得和自己的人生好像。

  乍看之下每一分、每一秒都是獨一無二,長久以來卻發現沒有任何不同。

  終於我也做了件大事。他想。

  他回頭,正打算走下岩石,腳下卻因濕潤的青苔而打滑。失足摔落的...

【笑忘歌】04

  他失憶了,什麼也想不起來。

  聽救了自己的老夫妻說,自己是因為落海才昏迷的。醫生說大腦受到重擊,最嚴重的傷害剛好落在掌管記憶的部分,很可能一輩子都好不起來。

  他不知道該有什麼反應。對於過去他一無所知,對於未來他無所適從,真正能擁有的就只有當下。

  醫院通報了他的狀況,希望能替他找到家人,但是失蹤人口的資料中,沒有一個與他相符合。

  直到他出院,都沒有任何消息。老夫妻收留了他,替他取了個暱稱叫阿青。

  阿青是老夫妻過世的兒子的名字。老夫妻將他當成自己的兒子一般疼愛,鄰居待他也客氣,讓他開始覺得,就算一輩子都想不起過去的事也無所謂。

  他不得不承認,這種感覺相當好。所...

【笑忘歌】03

  他所犯下的罪行,在全國引起一陣軒然大波。不知為何,警方雖已掌握嫌犯特徵,卻遲遲找不出真正的犯人。

  民眾的恐慌、媒體的撻伐,事件造成的影響持續發酵,幾乎到處都能看見相關的新聞。

  「犯人在案發逃離現場之後,進入兩條街外的藥局購買了手套、消毒水以及口罩,走到另一個街角搭乘計程車離去,過程中無人阻攔。犯人下車之後已脫去安全帽,並戴上口罩以及鴨舌帽。」清晰的播報聲一字一字傳進他的耳裡。

  「真可怕啊,犯人一直都沒抓到。」牛肉麵店裡的顧客不多,老闆閒著沒事,索性坐在他隔壁桌看新聞。

  「可不是嗎,連是誰幹的都弄不明白。」另一桌的顧客背對著電視機,回頭看了一眼電視後發表評論。

  ...

【笑忘歌】02

  他失憶了。

  他不記得自己的姓名、生日、年齡,和任何關於自己的任何事。

  在醫院醒來以後,身邊坐了一對滿臉皺紋的陌生老夫妻。

  「你們是誰?」

  「你落海了,是我老伴出去釣魚的時候把你救上來的。你叫什麼名字?」老奶奶面帶疲倦,慈祥地說。

  「名字?」他側過頭看著老奶奶,重複了她的問題。

  他知道名字代表的是什麼意思,也知道自己有個名字。

  他想不起來。

  一直沒有說話的老爺爺起身到外頭請醫生進來。醫生對他問了許多問題,但是他一個也答不上來。

1/2

© 白令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