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白令,以海為名。
喜歡奶茶和電影、書本和相機,擁有徹夜未眠也不長黑眼圈的超能力。所有內容皆以繁體字為主,交流則是繁簡都不限,看得懂就好啦。
Instagram:bering.oen

关于

【雜文】始終如一

  手機屏幕正閃著刺眼的光芒,是來電提醒。但手機的主人卻毫不自覺,依舊埋首在已修改過無數次,客戶卻仍不買帳的稿件中。

  偌大的辦公室裡只剩下一盞檯燈亮著。鵝黃色的燈光和電腦螢幕散發出的冷光相互輝映,座位上專注的人影顯得有些孤寂。

  手機大概每隔半小時就會亮一次。在另一頭撥出電話的人正考慮要不要直接殺到辦公室抓人的時候,阿早接起了電話。

  「嗨,小安。」阿早苦笑了下。天知道對方給他打了多少個電話。

  「終於接了?知道要看手機了?」小安沒好氣地說道。

  「對不起嘛。剛才開會前關上靜音就忘記開了。」阿早連忙賠不是。雖然他早就有不少前科,小安大概已經習慣了。

  「你有哪一次記得。」小安還是忍不住發牢騷,「吃飯沒有?」

  「呃,有。」

  「吃什麼?」

  「呃……」

  「又忘記吃飯了。」

  小安不禁懷疑,這人是怎麼平安無事活到現在的。依照他的生活方式,早早也把自己給餓死了。

  「啊哈哈、哈哈……」阿早不知道該說什麼,疲憊的臉上寫滿了尷尬。

  「我過去接你吧,你忙完了對吧。」

  「嗯,我收一下就好。」

  「那你等著,我到了給你電話。先把手機解除靜音吧。」

  「好。」

  掛斷電話以後,阿早聽話地解除了靜音模式。

  時間已是深夜,路上燈火闌珊,行人多是夜歸的上班族或醉鬼。氣氛算不上好,但是靜謐的空氣讓阿早整日的疲憊一掃而空。

  阿早收拾完東西就直接下樓,站在公司大樓的門口刷臉書。

  最頂端的一則貼文是小安五分鐘前發的動態。照片裡頭精緻的臉上帶著笑意,底下的內文卻讓阿早差點被口水嗆到。

  『準備去給某個忘記吃飯的小智障餵食。』

  「誰是小智障啊……」

  阿早繼續刷臉書,大概又過了五分鐘,手機開始唱起輕快的旋律,是小安的來電。

  「阿早?我快到了,你下樓吧。」

  「嗯。」

  通話結束後沒多久,阿早就看見刺眼的光束出現在路口。

  銀白色的國產車在大樓前停下,阿早熟捻地拉開車門坐進去,小安落了鎖,雙唇在阿早的臉頰上輕點一下,然後替他繫好安全帶,又轉回去握住方向盤。

  「想吃什麼?」

  「我不餓。」

  「你不餓我餓呢。」

  小安轉過去瞪了阿早一眼,這傢伙是真的打算把自己餓死不成?

  「你決定,你吃什麼我同進退吧。」

  「那我們吃麻辣燙?」

  「喂,你明明就知道我不吃辣。」

  「知道,知道。」小安調皮地笑了笑,「吃小火鍋吧。累了就睡會兒,到了叫你。」

  「對了,」阿早打開臉書,翻出小安稍早的那則貼文,「誰是小智障啊!」

  「好嘛,我改,你別氣。」小安失笑。

  這人看上去好像什麼都不在意,一副與世無爭的樣子,卻又總是在奇怪的地方糾結。待人處事總是不慍不火,似是有很深的城府,但其實就是懶得與人爭。

  副駕座上的人倚著車窗打瞌睡,恬靜的面容看上去似乎年輕了幾分。趁著等紅燈的空檔,小安轉過頭‎看著阿早,心裡頭也柔軟了幾分。

  他拿過後座的外套,輕輕地覆在阿早身上,才又踩下油門。

  銀白色的汽車緩緩駛過早空無一人的黑夜,他們的愛就這樣不緊不慢、不疾不徐,始終如一。

评论

© 白令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