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白令,以海為名。
喜歡奶茶和電影、書本和相機,擁有徹夜未眠也不長黑眼圈的超能力。所有內容皆以繁體字為主,交流則是繁簡都不限,看得懂就好啦。
Instagram:bering.oen

关于

【雜文】清醒夢

01

  雖然沒有嚴重的失眠,過早醒來和淺眠也一直困擾著她,一個晚上醒來三、四次是家常便飯。她幾乎天天都做夢,大部分都是些意義不明的夢,有時也做惡夢,幾乎每一次的惡夢都是火災。

  各式各樣的建築、山林、荒地在她的夢裡付之一炬,每次夢裡的她都死於嗆傷,她幾乎就要相信自己這輩子會死在火場裡,被烈焰蠶食、被濃煙吞噬。


02

  夜深。

  又是一次火災。

  她喘著粗氣,夢裡所見的一切都像是真的,胸口的燒灼感也那麼清晰。是肺嗎?她也不確定。

  她知道自己在做夢,只是她也不能肯定這樣是好還是不好。夢裡的一切看上去依舊那麼真實,那麼立體,那麼毫無破綻。

  她曉得自己在做夢,卻仍然感到恐慌。那麼多個被烈焰填滿的夢,即便是夢也快要累積成為現實,炙熱的火舌似是能將現實與夢境的分界給燒出一個大洞。

  「醒醒,穆青,醒醒。」

  要醒過來嗎?她看著身旁燒得歡快的火焰,一瞬間失去了判斷。

  這是夢嗎?她知道這是夢,卻還是喃喃自語著。是夢。她回答了自己的問題。是夢。

  是夢卻那麼真實嗎?她突然想到另一種可能,一種讓自己徹徹底底感到恐懼的可能。

  也許現實和夢境互相疊加。她突然開始害怕醒來,怕醒來以後發現自己置身火場。疼痛、灼熱、壓抑、窒息、嗆鼻……任何糟糕的字眼,都在夢裡被具象化,她幾乎可以看見每一個筆劃重重地壓垮樑柱,助長火勢。

  是夢,但不要醒。不要現在。不是現在。

评论

© 白令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