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白令,以海為名。
喜歡奶茶和電影、書本和相機,擁有徹夜未眠也不長黑眼圈的超能力。所有內容皆以繁體字為主,交流則是繁簡都不限,看得懂就好啦。
Instagram:bering.oen

关于

【雜文】四時行焉

  ‎那年深秋,落葉無聲覆蓋泥地裡的足跡。她走過的痕跡還在,只是他遍尋不著,終究沒能挽留她。

  ‎她走了,她走了。然後他會留下,在落葉都被踏爛的泥地裡不斷尋她,千回、百回。

  ‎「我還在尋妳,還在等妳,只要妳能聽見,我一定會找到妳。」

  ‎然後寒冬,夜深了杯子裡的熱可可沒有人碰過,直到黎明,他才虛握著冰涼的陶瓷把手,一口口啜飲。

  ‎「一直到這時我才開始相信,妳的離去不可回逆。」

  然後‎暮春,百花齊放。折了花枝卻不知道為誰。食指和拇指捏著細細的枝,有些無措,有些窘迫,還有些滑稽。

  「花終究是要謝的。只是我沒想過,花的凋零可以如此無情。」

  ‎然後盛夏,酷暑和燥熱總捂不暖他冷卻的心。走在海堤邊想像她曾經的身影,畫面卻很模糊,模糊的不知道是記憶還是眼睛。

  ‎「我還是想找到妳,想和妳分享夏夜、星星、熱熱的風和涼涼的雨。」

  ‎然後深秋,又一個深秋。

评论

© 白令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