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白令,以海為名。
喜歡奶茶和電影、書本和相機,擁有徹夜未眠也不長黑眼圈的超能力。所有內容皆以繁體字為主,交流則是繁簡都不限,看得懂就好啦。
Instagram:bering.oen

关于

【雜文】影子說

  妳老愛說他是木雕。

  寡言、木訥是白起給妳的第一印象。傳聞中的白起是個生人勿近的惡少,真正接觸了以後,才發現他只不過嘴笨了點,實際上是個行動派,總是將自己的溫柔寄藏在許多細節裡。

  他把妳的每一個小動作,都看在眼底,記在心頭。

  那天在妳家附近的小公園裡,萬里晴空,無星無月。妳和白起兩人並肩而行,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,有點像是為了不讓空氣冷卻而硬找話題,卻仍然可以接續。

  妳累了,今天四處折騰了一日,晚上還和白起出門其實是有些勉強的。累極了,妳的話越來越少,異樣的沉默讓他有些擔心。

  「怎麼了?」於是他開口問起,嗓音裡頭含有擔憂的意味,卻沉穩得令人安心。

  「沒事,只是睏了。」妳搖了搖頭,臉上的倦意濃厚得讓他心疼。

  「累了怎麼不早告訴我?」白起皺起眉頭停下腳步,握住妳的手腕,「送妳回去。」

  「這個可以晚點。白起,你走前面。」說完便掙脫他的掌心,繞到他的身後,踩住他的影子,低著頭,一步一步認真、慎重地走著。

  「在做什麼?」白起不曉得妳想做什麼,大概又是去哪裡聽到了什麼傳說或迷信。

  不過他還是任著妳去,只是時不時回頭看妳,確認妳還在。

  「你還記不記得,七月與安生?」白起的影子被路燈拉得老長,妳保持著兩步的距離繼續踩著影子,緩步向前。

  「記得,妳說過想要那本書。」他在前頭放慢速度走著,深怕妳跟不上自己。

  他還記得,他記得妳說過的每一句話。妳微微一笑。

  「電影裡有段對白是這麼說的:『她們在書裡讀到,如果踩中一個人的影子,那個人一輩子不會離開。』」妳沒有抬頭,只是踩著白起的影子,語帶眷戀地唸出記憶裡的對白。

  「……咳,我也要踩妳的影子。」白起停下向前的步伐,轉過身看著妳。路燈昏黃的光線只照亮他半個臉孔,看不清臉上的表情。

  「好啊。」妳停下腳步看著轉身面對自己的白起,微微一笑,快步繞到他的身前,又恢復原本的速度。

  「七月與安生,在陽光下的樹林裡互相踩著彼此被樹影割得細細碎碎的影子。她們的一輩子有離別也有重逢,直到最後其中一人的生命走到盡頭,她們也還是聚到了一起。」冷靜平緩的語調不同於以往的開朗,妳抬起頭看著天空,「就算只是電影,我也想要相信。」

  白起跟在妳的後頭,模仿著妳剛才的動作一步步仔細地踩著影子向前,像個孩子拿到新玩具般巍巍顫顫、小心翼翼。這樣的謹慎卻在聽完妳說的話以後全亂了套。

  他踏過妳的影子向前,伸出手拉住了妳。

  「妳可以儘管信我。」

  ——一直以來想傳達給妳的,該怎麼樣妳才會相信呢?

  妳還來不及回頭、來不及開口,就被白起一把扯進懷裡。

  天空是一片深邃的藍黑色,很深沉、很純粹,整個世界靜得能聽清彼此的心跳和鼻息。

  「七月與安生,她們的一輩子有離別和重逢,不曉得是不是因為她們踩中的影子並不完整。我不想那樣。」妳沉默了很久才開口,臉上帶著淺淺的笑,「你有好好地踩著我的影子嗎?如果有的話,只要我轉身,就能看見你。我想要每一次回頭,都可以看見你;就算不回頭,也知道你在。」

  「所以,笨木雕白起,你什麼時候才要說喜歡我?」

  聽見妳用略帶委屈的語調問話,白起摟著妳的雙手緊了緊。

  「不踩影子也沒關係,只要妳在風裡,我就能感知到妳。」他將臉埋在妳的髮間,低聲悶笑著,「妳想聽的……現在就告訴妳。」

  「我喜歡妳。」

评论
热度(4)

© 白令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