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白令,以海為名。
喜歡奶茶和電影、書本和相機,擁有徹夜未眠也不長黑眼圈的超能力。所有內容皆以繁體字為主,交流則是繁簡都不限,看得懂就好啦。
Instagram:bering.oen

关于

【笑忘歌】06

  有時候阿青會從惡夢中醒來,夢裡的任何細節他都記不得,只記得烈日之下紅艷艷的一片,尖叫四起、血肉橫飛。

  有時候阿青從惡夢中醒來,現實世界裡的任何事物對他來說都像是虛擬的,收留他的那對笑臉迎人的老夫妻是,和善對待他的鄰居也是。

  他就像是過去那個阿青的贗品。阿青的舊衣、阿青的父母、阿青的名字,全是從過去那個阿青那兒偷來的,但他樂此不疲,他很享受代替阿青擁有這一切的感覺。

  即便有的時候,不曉得是不是某種名為罪惡感的東西作祟,爸爸--他稱呼阿青的雙親為自己的父母--打回來的大魚,不論以什麼料理方式上桌,他總覺得側面那隻眼正盯著自己。

  看什麼?我是阿青,我就是阿青。他在心裡對著那隻眼挑釁著。

评论

© 白令 | Powered by LOFTER